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通信涉及的事情

2018-09-20 16:08

“《准风月谈》、《木刻纪程》都寄上,我只在等寄书的切实地址。又,周涛先生,想必认得罢,同样的书,我想奉托转交。”(见1935年1月18日语唐诃的信)

1934年11月,周涛加入平津木刻研究会。也是在这一年11月,唐诃、金肇野等人策划了以平津木刻研究会的名义发起的全国木刻联合展览会,周涛应邀成为这次展览会筹备处的主要成员之一。

周涛,作品被鲁迅推荐至日本

“寄周涛《伪自由书》等二本。”(见1935年1月31日日记)

1937年10月19日,鲁迅逝世周年祭的时候,彭柏山在《七月》纪念专刊上撰文《活的依然在斗争》以示感激和怀念。他在文章中写道:“我对鲁迅先生所怀的感激之情,即使长眠地下,也永远不会消失。有了他的教育和帮助,我才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人。”

1938年4月以后,周涛进入军界政界,先后担任了国民党六十三师政治部宣传员等职务。1944年2月,周涛又加入军统湖南站,负责情报收集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周涛作为匪特人员于1950年5月被人民政府处决。

1934年11月,彭柏山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并判刑入狱。入狱期间,彭柏山化名陈友生通过胡风、谷非与鲁迅取得联系,获得鲁迅的关照。鲁迅经胡风、谷非之手多次给狱中的彭柏山汇款及寄赠书籍、药物等。在寄送《忏悔录》的时候,胡风特意附上了一张纸条,说:“这是豫翁(即豫才,也就是鲁迅)嘱咐寄给你的。豫翁说,卢梭是个流浪儿,要看他怎样成为思想家、政治家……”也从侧面验证了鲁迅给予彭柏山生活上的关照和精神上的关怀及写作上的指导。

不久,在一次宴会上,彭柏山有幸与鲁迅相识。这期间,彭柏山根据苏区实际斗争生活写成了短篇小说《崖边》,发表在文学刊物《作品》上。小说发表之后,彭柏山当即赠送了鲁迅先生两本《作品》;鲁迅先生阅读之后,对《崖边》提出了中肯的批评意见。1936年2月,鲁迅逝世前,征得鲁迅同意之后,《崖边》经胡风选编,登载在日本《改造》杂志上发表。

彭柏山,狱中曾获得鲁迅帮助

1935年2月,周涛因借文凭考试的事情被揭发,被迫退学。退学后的周涛先后担任了《南京早报》、《扶轮日报》、《民族呼声》、《联合旬刊》等报刊的主编、撰稿人、总编等职务,参加了反日大同盟发起的湖南省学生声援会等活动。

为了办好这一次木刻作品展览会,周涛主动给鲁迅写信,请求得到鲁迅的支持并提供木刻作品;两人由此相识。从鲁迅日记记载中得知,这期间,他们通信联系近10次,通信涉及的事情,一是周涛为筹办全国木刻联合展览会而开展的联系工作,二是周涛向鲁迅先生求教,三是鲁迅向周涛寄赠新书。下面是相关书信和日记中的记载片段:

上世纪三十年代,茶陵籍作家彭柏山、周涛就曾得到过鲁迅的提携和帮助,事实上,这不是一代文化巨匠鲁迅第一次与茶陵籍作家发生关联,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鲁迅撰写《中国小说史略》,考证水浒故事及人物演变时,便引述了元朝时茶陵人陈泰所著《所安遗集·江南曲序》中的相关记载——拙文《茶陵人陈泰和水浒传有一段故事》对此作了简单介绍——并记录在1926年6月29日的日记里(详见鲁迅《马上支日记》相关记载)……

周涛先后在长沙私立复初中学、湖南大学、北京大学等学校求学。他是一个思想倾向于进步的文学青年,因为思想倾向进步而先后数次遭到开除学籍、勒令退学的处理。

周涛是得到过鲁迅先生热心帮助的另一位茶陵作家。

鲁迅是现当代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也是一位卓有成就的学者,更是一位关爱、热心提携后进的长者。

文/段立新

现将与鲁迅有过交往,且得到过鲁迅关怀和帮助的两位茶陵籍作家的相关情况概述如下,以期方家指正。

新中国成立之后,彭柏山由军队转至地方工作,担任过中共上海市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部长等职务。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受“胡风事件”牵连而遭受迫害,于1968年含冤去世。

彭柏山,原名冰山,学名炳盛,茶陵秩堂镇彭家祠村人。1933年3月,彭柏山从湘鄂革命根据地来到上海,经周扬介绍参加“左联”,然后由胡风分配在上海法南区工作。当时,彭柏山的生活极其艰难,每天只能啃几个烧饼度日。鲁迅获知这一情况后,特地嘱咐胡风从他每月捐给“左联”的20元捐款中拿出几元周济彭柏山。

周涛,原名罗滨荪,又名罗祖恩,茶陵界首镇人。罗滨荪崇拜鲁迅,他仿照鲁迅“从母姓”的方式给自己取笔名“周涛”。

除给予周涛工作上的帮助、指导并寄赠书籍之外,鲁迅还不忘向日本左翼作家推介周涛的作品,因此,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部分日本人还对中国作家周涛有着一定的印象。

网站统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