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以便通知出版部门执行

2019-07-26 05:02

金圣叹把《水浒》砍掉了二十多回。砍掉了,不真实。鲁迅非常不满意金圣叹,专写了一篇评论金圣叹的文章《谈金圣叹》。(见《南腔北调集》)

真正歌颂劳动人民的艺术作品,从《水浒传》,到《悯农诗》,都是不朽的。(注:《歌颂劳动的诗篇是不朽的》,《冲霄集》,作家出版社1958年版。)

《水浒》百回本、百二十回本和七十一回本,三种都要出。把鲁迅的那段评语印在前面。

鲁迅评《水浒》评得好。他说:一部《水浒》,说得很分明:因为不反对天子,所以大军一到,便受招安,替国家打别的强盗不替天行道的强盗去了。终于是奴才。(《三闲集流氓的变迁》)

《水浒》,在生动的形象中所显示的斗争策略和战术,在历代农民运动中发生过某种教科书的作用,很多农民革命领袖从《水浒》中吸取了封建时代被压迫人民向统治阶级进行武装斗争的经验。(注:《论艺术作品对人民的作用美学笔记之五》,1961年第11期《上海文学》。)

《水浒》乃是中国古典小说四大名著之一,对于它的评论,已经发表过不少。怎么会由《红旗》杂志、《人民日报》出面,发出号召?文章指出:评论《水浒》是我国政治思想战线上的又一次重大斗争,是贯彻执行毛主席关于学习理论、反修防修重要指示的组成部分。

本来,这只是毛泽东跟芦荻的谈话。由于在谈话中,毛泽东说及,今后出版《水浒》,可把鲁迅关于《水浒》的评论印在书前。张玉凤一听,出于机要秘书的本职考虑,她要执行毛泽东的这一指示。她要芦荻把毛泽东关于《水浒》的谈话记录整理出来,以便通知出版部门执行。由于出版部门归姚文元管,张玉凤把毛泽东关于《水浒》的谈话记录报送姚文元,由他转往出版部门执行这一切,都是按正常的程序在进行着。

舆论总管发起了一场空前规模的评《水浒》运动,起初使许多人困惑不解用得着如此连篇累牍地去评《水浒》?

《水浒》这部长篇小说,打从元末明初问世以来,六百年间,已有众多的评论。就连姚蓬子当年在上海师范学院中文系讲授古典文学时,也曾细细评论过《水浒》,称《水浒》是农民起义的史诗性文学长卷。

其实,就算评《水浒》吧,毛泽东那些随口而说的意见,可以算一家之言。姚文元呢,他过去评这评那,也曾评过《水浒》。姚文元对《水浒》的评论,跟父亲姚蓬子大同小异,姚氏父子可以算是另一家。

8月14日,姚文元见到芦荻整理的毛泽东谈话记录,如获至宝。三小时之后,姚文元的一份请示报告,就送到毛泽东手中。

作为墙头草,这时候的姚文元随风倒那当然不在话下。他积极贯彻执行毛泽东关于《水浒》的指示,完全按行情行事。

这支农民起义队伍的领袖不好,投降。李逵、吴用、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是好的,不愿意投降。

于是,正处于步步退却之中的四人帮,一下子抓住了毛泽东的旗帜,神气活现起来。

网站统计
RSS